首席律师

张树学律师

联系我们
24小时咨询热线:13761022185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1311室
催收技巧

上海知名催收律师讲解合同纠纷案例

原告沈阳港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锐益轲汽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2014年12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
原告沈阳港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锐益轲汽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2014年12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王涛,被告的委托代理人乔雨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4年4月19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汽车销售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KTMX-bow车辆一台;型号GT;颜色炭纤维原色;车辆总价款人民币1,676,536元(含相关进口税);交车时间为2014年4月30日;交车地点为沈阳。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约定付清了车辆总价款,被告于2014年5月23日向原告开具了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并向原告交付了车辆。但当原告持相关手续到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办理机动车登记及上牌事宜时,被告知买卖的车辆未设置能满足号牌安装要求的号牌板(架)、车后部未设置保险杠、前排成员的坐垫深均小于400mm,不符合相关规定,不能在沈阳市办理机动车登记和上牌事宜,致使车辆无法上路行驶,原告购买车辆的目的无法实现。此后,原告与被告多次协商无果。被告也曾派人到沈阳市协调办理机动车登记和上牌事宜,但均无功而返。鉴于合同目的无法实现,原告要求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请求依法解除合同,返还原告购车款人民币1,676,536元,并要求被告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给付占用购车款期间的利息。
被告辩称:被告销售的车辆符合合同的约定,并有国家相关货物进口证明和检测报告,符合国家的质量要求。原告一定要在沈阳市上牌,不符合约定,不属于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不同意解除合同,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请求,提供了以下证据:
1、《汽车销售合同》及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证明原告向被告购买车辆的事实及价格,双方对车辆购买的约定,交货地是沈阳,被告了解原告的住所地。
2、机动车登记退办单,证明被告销售的车辆,原告无法办理、登记上牌,从而无法上路行驶。不符合规定:1未设置能满足号牌安装要求的号牌板(架),2、车后部未设置保险杠,3、前排成员的坐垫深均小于400mm。
3、货物进口证明书、机动车随车检验单、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税收缴款书,证明原告向公安局车管部门提供了机动车上牌所需要的手续。原告缴纳了约人民币14万元的购置税。
4、关于解除合同的函及被告回函,证明原告要求解除合同,被告不同意。被告要求原告在上海上牌,但原告不同意。
被告、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的举、质证意见及本院的认证意见:
被告对于原告的提供的证据1至4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由于被告对于原告的提供的证据1至4的真实性予以确认,故本院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1至4的证明效力。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提供了以下证据:
1、《汽车销售合同》,证明交车时需要提供货款进口证明书、随车商检单、购车发票,并可以提供代办上海处牌照。
2、货物进口证明书、检验报告、购车发票,证明车辆符合国家机动车产品质量检验标准,符合机动车上牌的规定。
3、名称对照表和行驶证,证明车辆属于国家允许进口机动车,且有相同型号的2辆车已经在上海办理了上牌。
原告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3的真实性予以确认,由于原告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3的真实性,故本院确认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3的证明效力。
根据上述庭审举证、质证,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法院认定以下法律事实:

2014年4月19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汽车销售合同》。该合同约定:原告向被告购买奥地利产KTMX-bow车辆一台;型号GT;颜色炭纤维原色;车辆总价款人民币1,676,536元(含相关进口税);交车时间为2014年4月30日;交车地点为沈阳。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约定付清了车辆总价款,被告于2014年5月23日向原告开具了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并向原告交付了车辆。被告车辆销售的相关手续具备,诸如货物进口证明书、检验报告等。但当原告持相关手续到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办理机动车登记及上牌事宜时,被告知买卖的车辆未设置能满足号牌安装要求的号牌板(架)、车后部未设置保险杠、前排成员的坐垫深均小于400mm,不符合相关规定,并要求原告按规定补齐手续后再办理有关业务。2014年8月22日,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以上述理由向原告出具了机动车登记退办单。被告也曾派人到沈阳市协调办理机动车登记和上牌事宜,但均无功而返。2014年9月22日,原告向被告去函,告知被告机动车登记退办单的情况并要求解除合同。2014年10月15日,被告给原告回函,被告认为销售的车辆符合合同的约定,符合国家的质量要求,故不同意解除双方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并同意为原告在上海办理车辆牌照。此后,原告与被告多次协商无果。

上海讨债律师张树学认为:原告与被告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已经生效,原告已经支付被告购车款,被告也已经履行车辆交付义务。经审核,被告车辆销售的相关手续具备,诸如货物进口证明书、检验报告等。本案存在的实质性的问题是原告支付人民币1,676,536元购置车辆,而不能在车辆管理所办理机动车登记及上牌。原告购置车辆的目的是能够在辽宁省沈阳市办理机动车登记及上牌,从而能够正常行驶,对此双方都清楚。原告购置车辆的目的正常,并无过高要求,其诉求完全合理。原因在于车辆管理所出具了机动车登记退办单,被告知买卖的车辆未设置能满足号牌安装要求的号牌板(架)、车后部未设置保险杠、前排成员的坐垫深均小于400mm,不符合相关规定,并要求原告按规定补齐手续后再办理有关业务。后经被告与车辆管理所反复协调,被告也不能解决问题,双方面临无法解决原告的机动车登记及上牌的僵局。问题出在车辆尚未满足上牌要求,且被告也不能解决问题,显然被告未尽到告知义务。被告作为专业汽车销售商理应知道机动车登记及上牌应当满足上述三个条件,而被告未履行告知原告的义务,即被告未履行合同附随义务。虽然该车辆具备进口相关手续,但被告未尽到告知原告是否能办理机动车登记及上牌的风险。作为机动车销售商的被告,对于是否能办理机动车登记及上牌应当了解更多的相关信息,而作为购车者的原告,信息相对较少。由于被告未尽到告知义务,导致车辆不能登记及上牌,原告的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即使是小批量进口,被告也应当告知原告上牌的风险,本案的主要责任在于被告。鉴于上述原因,原被告双方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可以解除,原告退还被告车辆一台,被告应退还原告购车款。至于原告主张的利息损失,因原告也应当了解登记及上牌的规定,并履行相应的注意义务,故法院可酌情判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二款、第九十四条第四项之规定,法院判决如下:
一、原告沈阳港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锐益轲汽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19日签订的《汽车销售合同》解除;
二、原告沈阳港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被告锐益轲汽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奥地利产KTMX-bow车辆一台(型号GT,颜色炭纤维原色);
三、被告锐益轲汽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沈阳港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购车款人民币1,676,536元;
四、原告沈阳港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9,888.82元,由被告锐益轲汽车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承担。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