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律师

张树学律师

联系我们
24小时咨询热线:13761022185
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1311室
催收技巧

通过对账单确定欠款数额

通过对账单确定欠款数额 长期供应商在账簿证据不足以证明欠款时,适用对账单是一种确定具体金额的办法。 一、基本案情 原告王某系某个体工商户业主,经营建材业务,自2011年6月

通过对账单确定欠款数额

    长期供应商在账簿证据不足以证明欠款时,适用对账单是一种确定具体金额的办法。
一、基本案情
    原告王某系某个体工商户业主,经营建材业务,自2011年6月至2012年2月,原告陆续向被告某装饰设计公司供应建筑材料。2011年12月双方补签了材料供货合同。合同第二条约定合同总金额为63万余元,“63XXXX”系身处打印内容“66XXXX”后手写完成。合同第三条约定合同标的物,其中第一款为“标的物名称、规格、数量详见合同附件1”,庭审中双方均认可合同附件1即2011年12月17日签署的确认单。该确认单载明了材料名称、规格型号、单位、数量、单价、总金额等内容,总金额总计为63XXXX元,“63XXXX”亦系删除打印内容“66XXXX”后手写完成。确认单尾部显示“确认人对此表明细及货物总额无异议,吴XX,2011.12.17”。此处及材料供应合同第二条处的“63XXXX”均由被告工作人员吴某书写。
    现王某提起诉讼索要欠款及利息损失,双方就欠款数额及责任承担发生争议。诉讼过程中,王某提供了总金额为121万余元的送货单据原件,并认为其为保留全部单据,供货总金额不止此数。被告则只认可供货总金额为94万余元,其中2011年6月14日至2011年12月17日供货金额为82XXXX元,2011年12月17日以后至2012年2月28日为12XXXX元。被告还表示供货中及供货结束以后,曾多次付款,合计98XXXX元,但原告仅认可4XXXX元。
二、结论总结
    本案的焦点在于确认单的性质及如何确定现欠货款数额。法院认为在交易前期,原告与被告未签订书面合同,而是陆续供货,滚动结算货款。在交易中后期中,双方到签了材料供货合同。因合同及确认单载明的总金额63XXXX元地域双方当时实际发生的供货总金额,故认定确认单系双方对账后对当时欠款数额的确认。现欠款数额应由63XXXX元加上2011年12月17日之后的供货金额12XXXX元,再减去确认单之后的已付款。双方买卖总金额难以查明亦无需查明。
三、律师详解
    通常情况下,确认单是交易双方在交易过程中或结束后对多次供货数量、金额的确认,便于最终结算货款。详细的确认单会列明每次供货的日期、货物名称、数量、单价、总金额等内容,由买方核对无误后签字确认。粗略的确认单也需载明供货的起止日期、货物名称、金额等。本案中的确认单虽然也载明了货物名称、规格型号、数量、单价、金额等内容,但遗漏了一项重要的内容即供货的起止日期。
    如果确认单载明的金额是双方交易总额,只需被告举证付款总额即可查明欠款数额。然而本案庭审中,双方确认交易总额远远不止确认单载明的总金额,而被告举证的付款金额也超过了确认单总金额,显然该确认单是对当时部分供货的确认。此时,查明王某的供货总金额顺理成章。但是,原告未能保留全部的原始单据。查明供货总金额并不容易,无法查明的情况下涉及举证责任的承担问题,结果对原告可能不利,也未必足够接近客观事实。
    确认单的性质也是双方的争议焦点再次凸显出来。因原告与被告在交易前期未签订书面合同,双方后来倒签的合同金额实际上是部分已供货金额,与同日签署的确认单金额一致,而党始被告已支付部分货款,双方仅仅确认部分已供货金额没有必要,只能是对已供货但没有付款部分的确认。于是法院以此认定该供货单是对当时欠款数额的确认,并在查明确认单之后供货的金额和付款金额的基础上认定了最终的欠款数额。
秒速时时彩